運河文化說(shuō)|漁民上岸變身藝術(shù)團團長(cháng)

2024-06-28 15:56:50 [來(lái)源:人民網(wǎng)-江蘇頻道] [責編:劉暢暢]
字體:【

“一條大河波浪寬,風(fēng)吹稻花香兩岸,我家就在岸上住……”6月22日晚,“何以中國·運載千秋”網(wǎng)絡(luò )主題宣傳活動(dòng)在江蘇揚州啟動(dòng),徐州新沂市窯灣古鎮漁民藝術(shù)團團長(cháng)沈召明接受采訪(fǎng)時(shí)即興來(lái)了一段民歌,講述了一個(gè)漁民的運河故事。

今年57歲的沈召明,祖孫四代都在運河上以捕魚(yú)而生,他也曾撐船搖櫓30多年。

在上岸前的生活中,沈召明和大多數漁民一樣以船為家,常年漂泊在大運河上。不一樣的是,沈召明因為從小就愛(ài)唱歌、吹笛子,他逐漸聚攏了一幫能喊幾嗓子號子的漁民,教他們唱紅色歌曲、編譜子。說(shuō)起這個(gè)愛(ài)好的由來(lái),其實(shí)和大運河也有分不開(kāi)的聯(lián)系。

“千年運河百道彎,黃金分割在窯灣?!鄙蛘倜魉诘母G灣鎮,地處京杭大運河與江蘇駱馬湖交匯處,因水位落差較大,不宜夜行,船只在此停泊補給。南來(lái)北往的船工漁民聚在一起,免不了唱幾段拿手的家鄉戲曲打發(fā)時(shí)間。在一來(lái)二去的熏陶下,沈召明漸漸成了鎮上小有名氣的戲迷。

“駱馬湖的夜里,我們湊在一條大船上演奏,聽(tīng)到琴聲,很多漁民從老遠劃著(zhù)小木船來(lái)聽(tīng),有時(shí)一聚就有上百條船?!被叵肫甬斈隄O火點(diǎn)點(diǎn)、琴聲悠揚的日子,沈召明仍然十分感慨。

隨著(zhù)越來(lái)越多的人加入,樂(lè )器也越來(lái)越齊全,樂(lè )隊就慢慢“齊活”了。而樂(lè )隊真正走上“正規軍”的道路,則從2015年三橋村漁民退捕開(kāi)始。

退捕上岸,以后靠什么謀生?當時(shí)正好趕上窯灣古鎮保護開(kāi)發(fā),得知沈召明平常喜歡唱上兩段,有人建議他組建窯灣古鎮漁民藝術(shù)團,去景區進(jìn)行民俗表演。

同年8月,三橋村退捕漁民搬遷工程正式啟動(dòng),沈召明率先簽約上岸,搬進(jìn)了漁民安置小區。在他的牽頭下,窯灣古鎮漁民藝術(shù)團也組建起來(lái)。沈召明說(shuō),做夢(mèng)都想不到,在河上漂了幾十年的漁民,有一天能跳出四面環(huán)水的漁船,上岸開(kāi)始幸福生活。

如今,這個(gè)唱南腔北調、講漕運故事、演漁家民俗的窯灣古鎮漁民藝術(shù)團,用親身經(jīng)歷演繹著(zhù)運河水鄉的古韻新貌,創(chuàng )作出了100多個(gè)原創(chuàng )劇本。沈召明負責吹笛子,團隊里還有快板、打鼓、揚琴、說(shuō)唱等形式,演員們邊走邊演,將古街景點(diǎn)巧妙串聯(lián),帶著(zhù)游客沉浸其中的互動(dòng)演出成為景區的一大亮點(diǎn)。

在被問(wèn)及是否習慣上岸后的生活,沈召明爽朗地笑道:“以前每天在河里作業(yè),沒(méi)什么特別的感覺(jué),現在上岸了,反而覺(jué)得跟大運河愈來(lái)愈親近。在景區演出時(shí),聽(tīng)到大運河的‘呼吸聲’,倍感親切?!?

來(lái)源:人民網(wǎng)-江蘇頻道

(一審:余畫(huà) 二審:劉樂(lè ) 三審:魯紅)